现世修行

压切长谷部和山姥切国広双担🔅
同担拒否☠
已嫁给压切长谷部❤️

随心所欲草稿流~
小西撒的场合

傻逼发言中,要取关赶紧:

本文【不针对任何人】,说给我自己,也说给看得懂的你。
只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说这些话:

















别一天到晚瞎吹逼,该着他热度的就是他的热度,别一天到晚跟谁屁股后边儿都喊太太,不是说他会的而你不会,他就很厉害了,小学生文笔(画风)被吹上天不觉得觉得恶心吗,那种一看人物比例就大错特错的,一看就是毫无营养的流水账的,吹个屁。不是我说,颜色搭配恶心的,手没有眼睛大的,胳膊可以任意弯曲的,不知道他画的时候有没有自己试过这些动作。你扪心自问一下,你到底在吹些什么。啊?你喜欢作者?哦,那你娶(嫁)他算了,别跟这儿辣眼睛。
几年前,大家还可以愉快的挑毛病指错误,怎么现在就成这个样子了,你说,“你要说他不好,那有本事你就比他做得好呀”,那我是真的无语了,真的真的无法反驳了,套用一个喷子的话;“你自己没有味觉还不让别人说葡萄酸吗”。
如果作者他本人真的想要变好,那他就应该去努力,如果他知道自己做的不好,那他就该去听听这些声音,而不是沉溺在这些盲目的吹逼里。
做的不好还玻璃心?那就趁早滚蛋!
说出来真他妈爽。

因为被被而爱上Mackey(´∩ω∩`)

优雅又稳重,还有一点神秘感。

这次是一组头像!

喜欢请抱走!

不可商用!

条漫:当崽进到了猫咪后院www


会发生什么呢?


不知道会不会和大家撞梗......

【K漏】冷


(´∩ω∩`)有感而发,ooc有
(´∩ω∩`)真冷
(´∩ω∩`)虽然我是有暖气的北方狗子,顺便因为不是南方人所以可能全是bug
(´∩ω∩`)毫无意义小甜饼
(´∩ω∩`)【圈地自萌勿上升】最近有些小伙伴因为cp的事情有点不愉快,给你们吔吔惊。
(´∩ω∩`)拉闸了,我的狗文笔
--------------&--------------------

试问南方人应该怎样度过没有暖气的零下的起大风的冬天?
KB一向起得早,他眯着眼睛,摸索着拿起床头柜上的眼镜带上,撑起上半身,披着棉睡衣坐在床上。窗外的冷风呼啸,时而也会让禁闭的窗户发出阵阵声响,光裸的枯枝随着风摇曳,似乎下一秒就要被折断。烧肉缩成一团趴在他和哦漏中间,宛如一个灰白的小抱枕,睡的正熟。

这真的是江浙一带吗?

KB无力的吐槽着。他转头,哦漏也还在睡,因为一直挤在被子里,他的脸色很红润,左臂伸出来搭在枕头上,右手被枕在头下面,硬是压上了几道红红的头发印子。
睡觉的时候还是蛮可爱的。KB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,他把自己已然冰凉的手,悄悄地塞到哦漏的颈窝处——
“哇干嘛!”哦漏的身子突然一僵,皱着眉禁闭着双眼,左手扒开KB做乱的手后仍不停地在空中乱挥,似乎是寻找着什么,甚至误伤了枕边的烧肉。
“喵!”
“你...唔嗯!”

找到了。哦漏一把按在KB的鼻子上,不易察觉地勾起唇角。

刺激顺着被击打的部位迅速传至大脑皮层,化作阵阵上泛的酸痛感。KB瞬间捂住鼻子,愤恨地赏了哦漏的额头一个脑瓜崩儿。“你tm早醒了吧,还在这里跟我装睡。”


好像也没有那么可爱。

哦漏再也忍不住,在被窝里笑得打滚。“哈哈哈哈菜BShinya,谁让你没事冰我的。”哦漏拭去眼泪,钻出被窝,“怎么?你生气了?”

“谁生气了啊我没有。”KB皱眉,把哦漏塞回被子里,“等着,要起床的话我去给你拿厚衣服,这么大的人了还冷暖不分。”
“那就谢谢我们KB聚聚了。”哦漏装模作样地拱手,紧接着就被KB丢过来的毛衣盖了一脸。
“先说好,今天你去买早餐,昨天答应我的,别再忘了。”K·面无表情·怕冷·B这样说到,还加重了最后四个字。这次轮到哦漏不服了:“什?!啧,怎么又是我去,我昨天明明......”
“喵。”四个月大的美短不知何时已经顺着下摆钻到他的棉睡衣里,轻轻舔舐着他的肚皮,偶尔用长着粉红肉垫的爪子轻踩几下,似是耍赖又像是撒娇,和他的大主人一样...
哦漏把它从怀里抱出来,又掂了几下。和他的大主人一样的圆润。
果然妙鲜包不能经常吃吗......

“啊...去,去还不行吗。”哦漏无奈道。看着KB带着威胁意味的笑容,他突然后背发凉。




我投降,投降。哦漏提着冒着热气的塑料袋一路小跑,还好,卖早点的地方只是在小区对面,几分钟的路程而已。
哦漏刚准备开门,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,在手里中每一个袋子里都翻了一个遍,然后终于在翻到最后一个兜的时候一跺脚。

忘记买奶茶了,昨天答应的......

哦漏刚一开门就看到了靠在鞋柜上恭候多时的KB。哦漏一时语塞:“啊...抱歉我...我马上回去买。”他把早餐袋堆在KB手上,拉上帽子,转身作势要跑回去。

“回来。”KB一把拽住他的胳膊,羽绒服有点滑,于是他加重了几分力道,顺便用脚带上了门。哦漏把手放在鼻子下面蹭蹭,把头扭向一边不去迎合KB的视线。KB也不急,就直直地看着站在他面前矮他半头的男人。

空气安静得可怕,仿佛连烧肉走路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KB终于在塑料袋里的皮蛋瘦肉粥停止冒热气时开口了:“果然还是忘了吧,以后应该给你买一盒便利贴治治你这老年人记性。”

哦漏揪了几下鬓角的发丝,又挠挠头,抱歉地扯起一个微笑,他虽然深知KB并没有生气,但仍然过意不去。“呃...这样吧,下午,下午我帮你排队去买。”他脱下外套搭在沙发靠背上,“吃饭吧,都要冷了......怎么了?”

右手突然被KB抓住,整个人被带回来,哦漏有点错愕地回头看他,然后,他感受到了一股暖意。“啊你别这样!你会肚子疼的!快放开。”KB把哦漏冰冷的手拉进自己的睡衣里,按在腹侧取暖。“还冷吗狗比?谁让你忘带手套的?”KB的话带上了笑意,身体却开始发抖。

“喂!你放开啊!”哦漏加大了几分力道,挣开了KB。“不用这样的,我等一下就会暖和过来了。”哦漏有点心疼,手忙脚乱地把KB的扣子扣好。

“下次记得戴手套,还有帽子,你说你都这么大的人了。”

“啊啊啊好好好,一定听我们KB聚聚的。”

END.



抱歉啊发烧了实在是难受,要不还可以再多写一点的(;_;)

给我头像
留个纪念
自己画的